Jan.cat

【待授权翻译】【wincest无差】So Many of Them 他们的久远(一发完结)

好喜欢这篇的感觉

无人境:

标题So Many of Them 他们的久远


原作So Many of Them


作者velvetine01


译者本人


分级PG-13


配对wincest无差


简介


密西西比州,杰里科镇上,加油站的员工从Dean的手里接过皱巴巴的钞票时说:“他一直都这样看你的吗?”


原文 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0980




正文:


密西西比州,杰里科镇上,加油站的员工从Dean的手里接过皱巴巴的钞票时说:“他一直都这样看你的吗?”


Dean后退了一步;他对她说的话完全毫无头绪。“呃,我不知道你说啥。”


“唔哼。”她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得意,但莫名地带着点温暖和喜爱。当看出来Dean真的完全不知道她在暗示什么时,她的眉毛猛地抬过发际线。她鬼鬼祟祟地紧靠在柜台上,轻声在Dean耳边说:“孩子,别跟我说你什么都看不出来。他看着你的眼神,仿佛在怕只要他一眨眼你就会消失一样。”


Dean被吓着了。他礼貌地谢过她,然后回到他的宝贝里。这次轮到Sam来开车,他已经开起发动机,调着收音机了,但Dean看到他抬起头,用眼角一直瞄着他,直到Dean上车为止。


::


就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市的郊外,一个年轻男人也作出同样的暗讽。他看着一如既往跟在Dean身后转的Sam,假笑道:“你知道吗,就算你离开他一尺远,天也不会塌下来的。”他咧起嘴笑起来,露出漏风的门牙,拿起一叠地方记录。


Sam清了清喉咙——Dean想他分明看到了一丝羞红爬上他的脸颊——然后坐下来。图书管理员摸到眼镜,帮助Dean找他需要的出生证明时,Sam在古旧的木桌上焦躁地用手指敲着节拍。


Dean注意到Sam这一整天都在努力跟他拉开一小点距离。每次他擦过Dean的身边,或者他们的肩膀碰到一起的时候,都会远离一点。在餐馆里,他把双脚缩到椅子下面——这是他从未做过的事——而且在Dean偷薯条的时候也没有拍开他油腻腻的手指。基本上没有。Dean没有在意,也不在乎。他只是注意到,仅此而已。


但到了晚上,他们又总是同时去争着刷牙,于是Sam最后还是粘在Dean的身边,Dean做着口腔清洁的时候,弟弟的尖手肘总是顶到他的肋骨。


当他们关上洗手间的灯,走进房里的时候,弟弟跟在他身后,两人的距离还没够一步。


::


1月份的时候他们在见鬼的蒙塔纳找到一宗案件。Dean受不了那种刺骨入髓的寒冷,右手臂的旧患一直痛得很。那里已经断过太多次了,这只能给他们的处境添加几分险阻。


是的,那只鬼就选在山上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墓地里作祟,于是Sam和Dean只能在惊天地泣鬼神的低温下挖坟,还得时刻留心伏击。


Dean冻僵了,回到酒店的时候都要结出冰来。但是Sam也冷得发抖,如果Dean是一个稍微差劲那么一点点的大哥,他一定会理所当然地第一个冲去洗澡——但无可反驳又令他自豪的一点是,他绝对是天上有地下无的世界第一好大哥。


于是,他帮Sam脱下因为过度寒冷而变得十分僵硬脆弱的衣服,然后把他推到花洒下。当热水洒到Sam皮肤上时,他嘟囔发出一声可怜的尖叫,但却没再颤抖了,这让Dean十分满意。


十分钟后,Dean从马路对面的餐馆里带了一碗热番茄汤回来(因为Sam挑剔又烦人,不是番茄做的他不会喝)。他闯进浴室,把显然睡过去的湿漉漉的 Sam拉出来,逼他乖乖穿好衣服上床。


好吧,也许Dean真的一边喂他喝汤,一边给他顺着毛说:“喝下去,Sammy。明天你就会好点了。别再抱怨了,你个大宝贝。给我乖乖喝完。”也许Dean直接挨着Sam睡下了,毕竟只靠那被子根本不够暖,无法让他弟弟熬过蒙塔纳的冬夜。


::


旧金山,等机修工给Dean的车订零件的时候,Dean把附近那几个对着他和Sam吹口哨的基佬赶走了。


他们总是住同一个旅店房间。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


::


德州普莱诺市,他们八月开车经过那里,那天气真是热极了,于是Dean脱下他那件Henley牌大衣,但鬼才知道Sam为什么老是死撑着要穿十万件衣服在身上。车窗都关得严严实实,空调在车厢里开到最大了,但那里喷出来的空气跟外面的一样热得可怕,于是Dean把它关了。


Sam喃喃自语着,大概是抱怨这热度,他就是这么个烦人的小弟弟。


“我恨德州。”他说。


“你把整个衣柜都穿着身上了,Sammy。脱衣服!”Dean没好气地低声骂道。


Sam翻了个白眼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


当他们说要一个房间的时候,那女士斜着眼看着他们。Dean说了“那是我弟”之后,她的呼吸明显放松了一点。


Sam终于,终于在房间里脱掉他的上衫——好吧,几乎全部上衫:他还留了件白背心。他坐在Dean的床上,靠着Dean的肩膀上看报纸。Dean感觉到Sam的臂膀紧贴他的手臂时传过来的黏腻的汗湿——好吧,他一定是错过了什么,Sam的手臂比他记忆中起码壮了两倍,遍布跳动的青筋。


他率先把他俩撕开,汗涔涔的手臂在分开的时候还能明显听到一声黏腻的细微的“啪”的声音。“得去洗个冷水澡了。受不了这么热。”Sam点点头,躺上Dean的床肚皮朝下趴着。


Dean翻了个白眼然后进浴室。


那天晚上,Dean无法入睡。炎热的空气沉进他的肺部,裸露的皮肤所感受到的全是闷热潮湿。不管怎么动,他的脖子和膀子都仿佛一直被火烧一样灼痛,于是他花了整晚去读那本就在他床头找到的旧版《美丽新世界》[译注2]。Sam依然像刚刚那样脸埋在床单里睡着。


终于熬到了早上7点钟,他们起床去吃早饭,清晨的空气带着点凉意,但依然没有凉快多少。Dean对于Sam居然只穿了一件衣服去吃饭而惊讶不已。他这次甚至没有从他弟的盘子里抢培根,只是像往常的早餐一样,在桌子底下脚踩住Sam的脚。


回到房间的时候,女佣跟经理一起就站在他们面前。经理的眼神从他们身转移到那张没有被睡过的床,然后通知他们最好马上滚出去。


Dean一开始并不明白究竟怎么了,但是Sam收拾了他们的细软,扔进车厢里然后开着车一路绝尘而去。


毕竟他们遇到的这些麻烦,都是因为一个在这个镇上不可容忍的原因。


::


“你说这是因为我们太帅了吗?”往阿肯色州方向开到半路的时候,Dean突然问道。


Sam抬起眉毛,但他没有把眼睛从书上移开。


“那个基佬的事。”Dean解释道。


Sam翻了翻白眼。“还记得我说的那个过度补偿[译注3]的理论吗?”


“操你。”Dean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,一边开着Impala一边轻轻打了Sam一巴掌。


::


“今天是情侣夜特别优惠:两个人只需要给一个人的钱!”当Sam和Dean终于排到队伍最前面的时候,那个过度热心的售票员这么说道。


Dean叹了口气。多烂的约会才会把对象带来看新出的绿巨人电影啊。


::


Sam让Dean把车停在罗德岛上,以便坐到那片广阔的草原上,享受一下炎热的夏日。Dean埋怨了几句,但Sam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傻笑着,因为他知道Dean最后还是会投降停车的。Dean知道这是因为Sam很清楚Dean是一个体贴善良又乐于助人的超级大好人。


不到十分钟Dean就睡着了,一个小时后他醒过来,发现自己的头枕在Sam的大腿上。Sam的脸色有点阴郁:那刚直的下巴曲线以及眉毛下厚重的黑痕表达出他的担忧。他看起来就像刚开始学看书的人,Dean想到。一股情感涌上心头,也许不是喜爱,但绝对带着一点小骄傲,因为,这可能是Dean的功劳,Sam绝对是他班里最棒的阅读者。


“你这一脸便秘的表情。”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浓厚的睡意,眯着眼想把刺眼的阳光从眼睛里挤出。


而Sam大笑着,仿佛他已经好久没这么笑过了。这么笑着,笑着,他并不想这么有幽默感的,但笑意仿佛从肋骨轻轻颤抖着一路向下传到他的大腿,让枕着他的Dean都感受到。Dean也笑了出来,发出一阵阵从喉咙深处震颤出来的低沉的响声,直到他们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。


“你可真是个大白痴。”Dean把手伸给Sam,坐了起来。


Sam把他猛推下去,接着他们扭打着,在草地上翻着跟斗,绿色不知不觉沾满了他们的褪色的牛仔裤和衬衫上。Sam最后把全身重量压在Dean身上,赢了这场打斗,但是Dean却说道:“我要有800磅这么壮我也能赢,Sammy。”一如往常傲慢地虚张声势。


Sam从他身上爬下来,他俩滚回车上。Sam的脸红了好久。


::


他们去看Bobby,因为他们现在没有任何线索,而且也是时候放个假了。Dean开了好久的车,久得他都数不清过了多少个小时了,而停车的时候Sam的衣服被严实盖住了。


Dean感受到Bobby恼怒的叹息。但他也感受到放松的气息不断从这个老头子身上涌出。


他和Sam挤在沙发上看着加里•格兰特的老电影睡着了。他不知道他们俩究竟怎么能挤得下去,但早上醒来的时候,他的双腿跟Sam的纠缠在一起,脸埋进一堆乱糟糟的头发里。


Dean努力把自己拔出来,光着脚去厨房,发现Bobby吃着一碗燕麦谷物做早餐,一边读着一本古老的日文咒语书。Bobby的脚抬到他身旁的椅子上,那双脚正如Dean想过的那样怒视着他;那是一双属于猎人的脚,咆哮着扭曲的脚趾以及结实的脚板。Dean想起Sam那双在沙发上贴着他的柔软的脚板。


他坐到Bobby对面,从水果盘里拿出一只橙掰了起来。Bobby问:“Sam怎么样?”


Dean知道他只是随口问问。Bobby知道Dean不需要别人去提醒他如何照顾好Sam。他想问的东西比这个更多。而Dean只是点点头,回答:“他挺不错的。有我在。”


Sam踱着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走进厨房,头发朝四面八方竖起来。Bobby根本就没想过把腿从椅子上挪开,因为Dean和Bobby都知道——理所当然的,完全不会有任何的“或者”和“如果”,就像每天早上太阳一定会从东边升起一样——Sam一定会坐在Dean旁边的位置。Sam坐下来,让他的整个侧身,从他们的脚踝到手肘都紧紧挨着Dean的。


Dean把他那杯没喝完的果汁推到一边,在他的碗里又倒了一份谷物,递给Sam一只没用过的勺子,把碗放在他俩中间。Dean看到Bobby的视线紧紧黏在勺子上,但他已经累得根本不想去理会Bobby在想什么。


::


路易斯安那州一连下了好几个星期的雨,Dean着凉了。他知道这样的他让人难以忍受,但他的鼻子全塞住了,喉咙干咳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


Sam离开了房间,回来的时候带多了一床被单。他从马路对面的小型超市那里给Dean弄了一床干净暖和的窝,还带了红茶和所有能找到的巧克力棒。Dean不发一言,乖乖的把它们全吃干喝净。Sam坐在床边直直看着他,安静得奇怪。


Dean醒过来的时候被另一具肉体像勺子一样包起来。他想挣开,但是挨着他后背的Sam太暖和、太坚实了,而且他也病了,也没什么必要浪费精力。


Sam给他又买了茶做早餐,但又给了他双层巧克力甜甜圈想塞住他的嘴。Dean肯定自己笑了整整一个早上。Sam也笑了回去,所以也许这场悲惨的感冒还不算太坏吧。


::


马萨诸塞州的某个荒无人烟的乡下小镇里,Sam和Dean被温迪哥刺得伤痕累累,最后好不容易把它活活烧熟。他们太累了,之后甚至痛得没法坚持住互相疗伤。


他们在一家小型医院里跟院方发生了不小的争执,最后护士还是放弃了坚持,让他们一起住一个病房。


::


缅因州的贝尔法斯特市,Dean无所事事,于是在码头散步。Sam之后跟上他——准确来说,是10分钟——然后来到他身边紧紧跟上他的步伐,小小的调整到步伐完全同步。


之后Dean说他想吃派,于是他们来到一家小小的面包店里。Dean拿了一份苹果派和一个香蕉雪糕,接着,尽管Sam装成不想要的样子,他还是给Sam点了一份樱桃派。当然,一端上来Sam就迅速地小口小口把它清掉。


Dean自豪地微笑着。他含着满嘴的碎饼皮和苹果馅说:“我就知道你也喜欢吃派。”


::


新泽西州的劳伦斯维尔市,经过一天令人精疲力竭的女巫猎杀后,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看着重播的《考斯比一家》入睡。


Dean在Sam的肩上流满口水,把头埋在Sam的下巴下。他们醒过来的时候还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,两人都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价。


::


“那家伙盯了你一个早上了。大概是想着你的屁股吧。”Dean听到一个矮小壮实的犹太女士把Sam的头扭过来,看向Dean说道。


他知道Sam看了过来之后没说什么,但Dean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烫。他把视线移回到报纸文章上,拼命地努力不让自己监视Sam的一举一动。


::


北卡罗来纳州里,他再一次整个人盖住Sam睡着。他的半边身子压着Sam,另外半边躺在拱起来的床垫上。醒过来的时候,鼻子挤进Sam的颈窝里。


“Dean,”Sam的声音里满满的睡意和满足。Dean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怎么做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这个时刻,他只是一点点挪动着,让自己整个人压在Sam身上,而Sam分开双腿——自觉得仿佛不是第一次了一样——让Dean栖身在他的腿间。


Dean知道自己有多硬,他轻轻叹了一声,而Sam那同样勃起的阴茎紧贴着他的在磨蹭。Sam深吸了一口气。


Dean的鼻尖轻轻蹭着Sam的,只靠嘴巴呼吸,他吸气的时候仿佛能在舌尖上尝到了Sam的气息。他的脸跟Sam的贴得太紧了,根本无法让视线聚焦,但Sam颤动着眼睑——这过于快速的动作让他们的鼻子、下腹一动不动地贴在一起——接着他把那只大手掌放在Dean的后背,Dean慢慢地往下靠,故意地磨着他。


Dean吞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,他的嘴唇落在Sam上的同时,Sam也仰起身体迎合他。他张开嘴巴,感受着Sam一快一慢地舔进来,接着他们才真正亲吻到一起,他贴着Sam磨动着,手指插进他弟弟蓬松的头发里卷动着。


Dean拉开了一秒,这时Sam非常、非常轻声地说着:“没想到你……你会知道……”一阵温热的气流擦过Dean的唇瓣。


Dean靠得更近一些,他的唇膜拜着Sam下巴的弧线。“还以为你会觉得我是个怪物。”他低声诉说,一阵细微的、紧张的笑声像泡沫一样破裂开。


Sam转过头,让他们的嘴再次短暂地触碰到一起。“天呐,Dean。”Sam喘不过气来,仿佛他才意识到什么东西。他的手掌放在Dean的臀部上方,把他拉下来,迎向自己拱起来的动作。


Dean喘着气,但他知道Sam想说什么。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居然完全错过了,那些证据明明一直摆在他眼前。“是的,Sammy。是的。”




  
fin.

Death is one moment, and life is so many of them.
- Tennessee Williams
死亡只一瞬,生命更久远。
——田纳西•威廉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译注1:标题So Many of Them 出自上面那一段话。
译注2:《美丽新世界》 Brave New World,英国作家阿道司•赫胥黎所著,与《1984》《我们》并称反乌托邦三部曲。
译注3:过度补偿,S2E11里Dean问Sam为什么老有人把我们错认成基佬,Sam对Dean说:“因为你太Man了,人们觉得应该过度补偿一下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文没有beta,手癌患者非常欢迎抓虫和指出错误_(:з」∠)_
PS:上面那句引用译者找不到已有的中文版解释,所以只能自己凭感觉乱翻,如果有更好更美的翻译版请告之!

评论

热度(52)

  1. Jan.cat无人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喜欢这篇的感觉